河南法国梧桐

 


法桐自然的树形更好看好了,今天说这么多吧。如果单纯从树的选择以及成活率和遮荫效果来说法,法桐要优先考虑的,但是就是它的种球会飘洒,对人体的呼吸道造成了感染,另外一个就是落叶期是比较长,清扫后期养护是比较麻烦的,所以这两点来说,感觉比槐树要差一点。
所以好多人把法桐修剪成杯子形状的,但是我想说其实自然的法桐的树形更好看,也就是说如果在城市的建设当中上面有电线,光缆等设备需要通过时被迫修剪这种形状,其实我个人不太主张都形成这样,在养护的过程当中,曾经听身边的绿化的朋友们说,有的法桐树都长到二三四十公分,四五十公分了,有的人要修剪,整个抹头让重新发枝,其实个人不太主张这样的做法,因为这样不但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还会产生好多的树枝和树叶。
也就是说它叶片比较多比较大,到了冬季它的落叶期可以持续达半年之久,干枯在树上老也不落下来,从10月份到第二年的2月份,所以说他的落叶的清扫给环卫工人和环卫部门带来很大的麻烦。冬季树叶干枯在树上一直不断下落,持续到春天2-3月份落叶量巨大,树叶收集与清理工作量桐的树形也是比较漂亮,说到树形,我们平时见到的法桐在街道上都是修剪成杯状的,它的分支能力也是比较强,好早点遮荫。

基本是我感觉在北方遮荫力强的也就是法桐了,到了夏季大家可以在树下感受一下,与槐树,柳树等树下对比一下。杯子状树形的法桐法桐树遮荫能力强,树下不透光另外法桐树的生长速度比较快,而且病虫害也比较少,种植完了长几年就有很大的树冠,多年以后就是参天大树了。但是法桐也有它的缺点,就是它结的果实的一串串的小球,到秋后以后掉落地上,碎了以后飘的粉末对人的呼吸道是有伤害的,一般对容易引起过敏。
我们都知道,法桐树之所以叫法国梧桐,它是从外国引进的树种,那么在我早知道法桐树是上大学的时候,园林树木老师桐树时介绍说种植法桐多成功的城市就是江苏的南京和河南的郑州,那么他们的法桐树是树形漂亮的,而且遮荫做行道树也是效果非常好。所以现在咱们就说说法桐树的遮荫能力,法桐树的树冠比较大,单个叶片面积比较大,而且它的叶片比较稠密,所以到夏季炎热的季节,它的遮荫能力是非常强的。今天要给大家要说的树木是法桐树也就是说它作为行道树来说遮挡阳光是效果比较好的法桐种球种球散开后飘出的飞毛另外一点不足就是法桐它的落叶期是比较长的而且修剪以后它恢复的速度也是比较快清理过程是比较麻烦的。


所种植的树木均为大树冠,高规格的法桐,“树木生长起来之后,就能够形成林荫大道的景观效果了”。据徐杨介绍,该项施工约半个月前就开始进行了。“前期要破除人行道,挖出树坑,上周开始进行植树。”徐杨表示,在睢阳大道至平原路之间的文化路,只要是人行道宽度大于7米的路段,都要种植法桐。“一共980株法桐,在农历春节前将全部种植到位。”据悉,除了文化路外,市区其他路段也将实施类似的绿化项目。
梁园区的张先生求助说,神火大道至凯旋路之间文化路的人行道上,一些透水砖被掀开,挖出了土坑,不知道要做什么,给行人的过往带来不便。接到张先生的求助后,沿着文化路走访,看到人行道上多处透水砖被掀开,挖出了土坑。了解到,这些开挖的土坑是为了种植行道树。“根据市里的统一部署,文化路上人行道宽度大于7米的路段,将种植一排树木,打造林荫大道景观。”2019年12月30日,市园林绿化中心绿化科副科长徐杨说。近日文化路林荫大道树木的种植工作正在进行中。
感受醉吟先生的那份消闲与安然,即便是“北风吹雁雪纷纷”,梦中也尽是雪里的童年和童话,又怎会有“已讶衾枕冷”呢!每逢“小雪封山,大雪封河”的时节,古人认为亦是万物封藏的时候,人也是要“安形性”“处必掩身”的,别折腾,别嘚瑟,“昨夜西风吹过,好是,睡时节”。然而,在这条熟悉的路上,一颗心却怎么也难以封藏,难以抑制陡然而来的兴奋,难道真的是那覆山封河的大雪还没降临的缘故吗?我知道,今冬。

带给我冰河解冻,春暖花开的讯息。夏蝉鸣唱的闲暇之余,于浓荫下品茗赏读,沐落日余晖,赏红霞偎空。秋来,观其由绿到黄的转变,感悟时光前行,年刀雕刻的生命必然,而无论凄风还是苦雨,我断然是不会什么忧思悲恐的。初冬,梦想一场落雪的到来,慢慢掩盖起墙角不肯离院的黄叶,那是叶落归根,化泥护花的决然之态。我于雪的飘洒中,看桐叶与寒风的周旋,我于雪的负压里,去探寻那依然尚在的激越。傍晚,观日暮苍山,围红泥小炉。
它的迎风有声而肃然。侧目一旁几棵红极一时的枫树,此时大多数的叶子早已失去了撩人的色泽,显得形枯影单,干瘦如材,偶有零星的叶片颤抖于枝头,却再也撑不起深秋时的那份夺目了,只可惜它难以抵挡这气候的凛冽。法桐经受了深秋的历练,从逐渐的萎黄到黄中略显着微红,直到大雪节气的到来,它依然保持着枫的那份火热与激越,显得那样稳重老练,不悲不喜,这份韧劲真可谓一种生命不服的昭然!蓦然,很想把法桐栽进我尚存的农家小院。
梧桐的阔叶,沥沥凄雨就裹着幽怨的文字成为他们倾诉的寄托,亦成就了那些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雨之幸?桐之幸?还是人之幸?梧桐柔和的温性,开阔的胸怀竟让诗词大家们如此青睐。时代更迭,光阴飞转,直到今天,我突然为那些诗仙词圣们感到遗憾,当初若是有幸遇到法桐又将有多少的经典传诵至今?我想,那至少应该满是昂扬向上的浪漫之作吧。诚然,我为自己而庆幸,庆幸这一目尽览的色调,庆幸冬寒乍起里的那份。

而面对这一树树,一行行流火一样的色彩,哪里还有冬的落寞与萧瑟呢。“梧桐真不甘衰谢,数叶迎风尚有声”。我知道,此梧桐桐。“梧桐树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梧桐深院锁清秋”……这么多的离愁别绪,这么多的廷恨闺怨,缘何要让无辜的梧桐去承担?想来应是古代的名家大腕们确实没有遇上过法桐。
远望那两行撼人的黄伴随车流逶迤而来,却又分明带着喷薄的,流淌在高大的建筑物前,高贵着整个城市的初冬,振奋着寒意轻袭中的行人。近品那一树的味道,它的变化是自下而上的,树梢尚有绿色点缀,冠底已是焦黄遍布,而树冠的中央则是半黄半绿,半枯半荣的交杂了。透过叶隙仰望,灿烂的阳光穿透明眸温暖了周身,顿觉这初冬的天空那么湛蓝。偶有飘零的阔叶于风中慢慢悠悠,似有不舍的样子,不禁让人顿生怜意。







版权所有 2003  河南开元园林生态实业有限公司(原潢川县开元花卉集团)      
地址:
河南省潢川县卜集镇(城南4公里)开元花卉集团办公楼   联系人:吴生生经营部经理)电话: 13723108866    传真:0376-2072181

 


首页

一键拨打电话询价